[ 新聞發佈 ]
2018/6/5 晶片”大時代
在中美貿易戰即將宣佈停火的時候,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突然變臉讓即將平息的波折再次翻湧,對華加征500億美元關稅的同時,遏制中國對敏感技術的投資。
技術,是美方在這次貿易戰中舉足輕重的砝碼。貿易戰發生後中興事件爆發,美國對中國在技術領域的壓制讓越來越多的人清醒過來,這當中就包括企業家和投資人。
下一個硬骨頭
2018年4月16日晚,美國商務部發佈公告稱,美國政府在未來7年內禁止中興通訊向美國企業購買敏感產品,由此中興事件爆發。中興事件背後是中國在半導體產業上對美國的全面落後。“中國芯”不可避免的成了很多人關注的重點。
繼阿裡巴巴收購國產晶片公司中天微以後,又一股產業力量進入晶片行業——家電產業。格力與康佳都在近日高調宣佈進軍晶片行業。其中,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表示,即便是花500億元也要造出來,後者則是成立半導體科技事業部,正式進軍半導體行業。康佳集團總裁周彬表示,要用5-10年時間,躋身國際優秀半導體公司行列。
“董大姐”語出驚人登上頭條不是稀奇事,康佳的跟進似乎讓外界感到了不一樣的氛圍,家電業要變天了。中國家電研究院總工程師魯建國對投中網記者表示,中興事件的爆發觸碰到了中國企業家最敏感的神經——企業尊嚴。
與智慧手機、通訊器材這類產品相比,家電產品對晶片的要求並不高,早年董明珠在接受採訪時曾被問到“為何不做晶片”,董明珠坦言:“晶片非常便宜,才幾塊錢一個。”中興事件的爆發讓她警惕起來,晶片雖然便宜,技術卻一點也不廉價。晶片是家電產品的上游供應鏈,一旦受制於人,影響的是整機製造。一直將掌握核心科技作為slogan的格力顯然在前些年並沒有掌握住核心技術。
魯建國稱:“中國家電產業過去一直是重整機、輕零部件的狀態。在企業做大的同時,並沒有及時補強,沒補強的部分就包括晶片產業。”
明勢資本是國內少有的在半導體行業有所建樹的早期投資機構,他們關注的不僅僅是晶片產業,更是其背後更大的半導體產業。明勢的投資經理Matt此前曾在半導體行業從業6年,對於該行業內部有著獨到理解。
在他看來,國內的半導體企業正在打響一場技術攻堅戰,“現在仍需進口的半導體元件,有一些已經是需要啃的硬骨頭了。需要意識到,目前中國在半導體元件上的生產製造,仍處於早期。”
計畫之內,意料之中
中國家電產業對於晶片的探索可以追溯至1999年,彼時多家家電巨頭嘗試向晶片領域拓展延伸,如海爾於2000年在北京、上海成立兩家積體電路公司,以及TCL投資晶片公司,並成立並購基金。除此之外,創維、美的與長虹都在晶片產業上有所嘗試和發力。格力和康佳,並不是最早發展自研晶片的家電巨頭,卻因為這次中美貿易戰備受矚目。
Matt在談及國產晶片現狀時表示:“目前來看,國產半導體行業已經邁過了早期技術積累的階段,相對簡單的週邊器件,我們已經實現國產化。甚至我們在感測器技術上,已經做到領先並成為國外知名品牌的供應商。近20年來的發展還是有目共睹的。”
對於家電企業現在選擇公佈進入半導體行業的消息,魯建國表示,這並不是一時興起,顯然是有所計畫和準備。據瞭解,早在2017年,格力就成立了微電子部門,研發自有晶片。
對於家電行業而言,晶片是剛需,在仍以進口為主要管道的今天,自研晶片意味著廣袤的市場。而此前困擾晶片發展的資金問題,也隨著家電巨頭們的做大得以有效緩解。
在Matt看來,晶片本身的製造難度,並不是簡單用錢可以彌補。半導體製造方面,包括上游機械設備、矽基材料甚至粘合劑都需要進口。“我們具備一定的設計能力,但是生產能力相對落後很多。”
隨著中國智造2025計畫的發佈,由國家牽頭引導的產業升級是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。在2014年時,相關部門發佈了《國家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》,並設立了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(大基金),重點扶持積體電路產業。魯建國認為,產業升級帶來了基礎工業的快速發展,讓晶片製造的成功率提高不少。
“家電行業下決心了。”魯建國說道:“中美貿易戰發生,讓此前還在決策階段的事情加速完成,促進了企業領導對核心技術的重視。現在是最合適的時間節點,發佈晶片計畫彰顯實力的同時,還可以回應國家號召。”
對比來看,國外家電巨頭,如松下、三星以及通用等,其晶片製造能力都掌握在自己手中。中國家電產業進行晶片研發本身就是意料之中的事,家電巨頭們在這個問題上已經不能再選擇性的視而不見。
作為技術密集型產業,晶片發展歷來都需要時間錘煉。以華為為例,其在晶片行業的研究已經經歷十多年,如今仍未成為國際主流,很大程度上說明晶片研發具備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


“一部整機的設計和研發或許一兩年就可以完成,但是一個成功且成熟的晶片卻需要花費很多年,並且反覆運算還會很迅速。”魯建國說道。
大時代
隨著中興事件爆發和各方產業資本的聚焦,以半導體開發為核心的產業鏈條正在升溫。Matt表示:“一級市場上,半導體公司的融資速度加快和估值上升是很直觀的體現。”
“我們堅信一個行業的內延式發展和它本身的價值,而不是簡單看短期效應,並且我們相信這個熱潮大概率會很快退去,行業重新回歸正常。”Matt如是說。
作為市場化機構,如何為出資人帶來實在的回報是最重要的。縱觀美國、韓國的半導體產業發展可以發現,以國家出資為代表的非市場化基金,才是真正可以引領行業快速發展和前進的源動力。
資料顯示,截至2017年年底,國家大基金共投資49家企業,累計有效決策投資67個專案,累計承諾項目投資額1188億元,實際出資818億元,分別占一期總規模的86%和61%。
在中興事件爆發後,曾有人指責中國的投資機構對半導體企業不夠重視。Matt則認為:“美國的風險投資行業早在2000年時,就已經很少涉及半導體投資。巧合的是,美國風投行業早於中國20年出現。”
對於中國的投資行業來說,投資半導體不僅預示著大額投入、不確定性以及至少10年以上的投資週期,更主要是隨著半導體行業的發展,產業分工愈發明確,產業玩家也越來越集中,這個相對已經非常成熟的行業並不適合財務投資人進入。半導體行業的燒錢程度並不亞於任何一次互聯網的燒錢大戰。
但是,這不意味著晶片產業沒有機會。
Matt認為,“半導體行業正在從平行整合發展至垂直整合,這是一個紡錘型的發展週期。數年以前,以IBM為代表的垂直整合型公司,既具備晶片設計能力,還具備自有工廠,整機也是他們的業務。但是隨著垂直整合發展到平行整合,高度細化和垂直固定領域的各類企業構建了一個平行世界,一台電腦用的是數家企業的產品。但是以蘋果為代表的企業正在將平行世界觀改寫,它控制了整機、掌握了系統,甚至在自研晶片。這是行業再次向垂直整合的信號。”
在充分平行整合的基礎上,行業發展效率已經無法達到最優。如果一直生存在平行世界,每個垂直領域都只有最多三家企業可以活下來,這對於創業者來說,意味著巨大的挑戰難度。
但是,一旦平行被打破,創業公司的機會也就會到來。
當科技巨頭們將目光鎖定在豐富自己生態的時候,固定細分垂直領域勢必會有孵化新巨頭的機會,即便不能成為巨頭,也有機會成為別人投資和收購的標的。在這一點上,財務投資人對產業投資人存在一定依賴。
對於產業投資人和財務投資人來說,投資晶片行業需要兩條腿走路。在魯建國看來,兩條腿走路意味著投資和並購一個都不能少,前者可以長期保持競爭力,後者可以實現快速提升。
Matt認為:“一方面需要做好自己本身研發的投入,另一方面要大量吸收人才和技術。國際上對中國在核心技術上的封鎖還非常嚴重。”
中國有著全球最大的消費電子市場,在全球層面,雖然半導體產業只有個位數增長,但是隨著該產業的發展,出現了技術由美國至韓國流動的趨勢。中國市場有能力和機會去創造出一批有價值的企業。他們,都將誕生在這個時代。